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黑咖啡的博客

真情,真实,真我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王跃文官场感悟  

2010-08-15 15:15:08|  分类: 职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 多年前看他的《国画》,特别让人感慨。后来,经常看他的博客,感觉他是个很有思想、深度的人。转一段文字,共同分享。

王跃文官场感悟 - 黑咖啡 - 黑咖啡的博客

 

一介无用书生,虽曾厕身官场,并未做过官员。一直是个旁观者。拗不过别人的说服,写了如下迂阔文字。不妨随意浏览,尽可付与笑谈。

1 不可任情使性。

人皆有喜怒哀乐,然而倘若入了仕途,自应有别于常人。喜则不知自禁,怒则拍案而起,哀则伤心惨目,乐则不可支颐,通为常人之态,官人不可随之。虽为常情,有伤涵养。御人之人,先行御己。心须沉静,勿躁;口须谨慎,勿聒;身须庄敬,勿慢。居官者宜心井澄明,又不使人一眼见底。城府之说,深浅有度。城府太深,叫人不可向迩;城府洞开,叫人不知敬服。遇人必有好恶,然所好不宜过亲,所恶不可太疏。好恶显形于色,必致无端猜疑。处事定有顺逆,然遇顺当知慎重,遇逆尤须放胆。若顺则轻忽,逆则畏葸,则为不堪其任。人之才能,性情半之。

2 不可恃才逞能。

才而不恃,能而不逞,节制谨度,善守之策。居官者,恃才而政事频出,必招众怨;逞能而包揽巨细,必致错谬。山水不显,为事从容,使人难窥堂奥,反有大家气象。大事有成竹,末节随他去,上下融融乐乐,方显将帅风度。若为下属,举事之轻重,当善为量之。上司能且贤,下属行事可举重若轻,才能自会脱颖于囊;上司庸且愚,下属行事宜举轻若重,不使才能盖于上司。轻重之间,非为机巧,只为策略。居贤能之下,尽其才能而行,必可出人头地;居庸愚之下,则小心慎行,早寻去路为上。

3 不可埋怨上司无珠。

任事用人总有不公,其中曲直不必细说。然而牢骚太甚,于事毫无补益。多有终日浩叹怀才不遇者,倒霉根由正在此处。不如笃实务事,蓄势寻机而起。子曰:“不患无位,患所以立。不患莫己知,求为可知也。”凭什么谋取职位,凭什么叫人刮目,这才是最要紧的。上司固然有能庸贤愚之别,却不必寄希望于知遇好上司。凡存此侥幸者,每逢新官到任,必趋身左右,觍颜俯首,媚态毕现。或故作放达,贤隐自居,待沽于奁。若未得逞,则又发不遇之叹,愤言上司有眼无珠。长此以往,俨然清狷高士,实则利蠹小人。

4 不可责备下属无能。

俗话说,五指有长短,缺一难成拳。善使人者,用长而避短,长则愈长,短则愈短。若不善用人之长,则只见人之短处。倘求全责备,则无人可用。为官事必躬亲,绝非勤勉之德,实为琐碎之病。有大格局者,必襟怀宽大,海纳百川。不记下属过违,慎言下属短长。有识谄辨谗之慧眼,有赏贤任直之公心。为官不贪功,居上不诿过。贪功则不得功,诿过则尽是过。倘若吹毛求疵,自命高明,鄙薄下属,必致上下怨怼。上司怒:目无官长!下属怨:长官无目!

5 不可志得意满。

人生之险,尤在春风得意。月盈则亏,水满则溢;天数如此,人亦然之。谤随名高,古之信诫;荣者多辱,世之常理。人于顺境之中,需持临深履薄之心,切勿稍有懈怠,以至忘乎所以。权柄在握,恭维者众,日久易骄。骄则不能自明,日久易昏。昏则不能辨事,日久易庸。聪慧卓越之人,久居高位而致昏庸,覆车之鉴多矣!人颂:“大哉孔子!”孔子却说:“吾所执,执御乎?执射乎?吾执御也!”孔圣人谦称自己不过是个好司机。天下凡愚,当效圣人之襟怀。

6 不可怨天尤人。

肩负重任,朝乾夕惕,劳心劳力,理所应当。此为任劳,无悔也易。倘若备尝艰辛,显有功果,却招众怨,则于心难平。众怨不可逆遏,若以怨对怨,则怨上生怨。是谓任劳者易,任怨者难。居官者意气用事,则不但关乎心性,实是才具不逮。遇此境地,必须虚怀若谷,坦然淡定,静以制动。风过双肩,无使挂碍,假以时日,是非自明。纵有途径可为沟通,亦需戒急戒躁,缓为图之为善。

7 不可钻营投靠。

世如棋局,时有变数。今日若有投靠,明朝必定背叛。投靠是背叛的开始,背叛是投靠的终结。不要投靠任何人,也不要相信任何人的投靠。因投靠发迹者固然有之,实则是场赌博,输赢难逃天算。靠搜罗投靠者而乌合营垒的亦有之,实则也是赌博,未必胜券在握。君子不党,实非迂腐之论。鼠目寸光者,只图眼前小利,自可不断投靠,大不了不断背叛。然而欲成大器者,必不朝秦暮楚。常听人宣誓拜认主子:我就是您的人了!但人人生而平等,早是普世价值。当今之世,发誓臣服于人者,不顾脸面和尊严,所言必是假话无疑。这种人最靠不住。

8 不可流于绕舌之弊。

言多必失,似乎世故之诫。逢人只说三分话,不可全抛一片心。这便是庸俗了。但话多终是毛病,招祸在所难免。子曰:“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。”又云:“先行其言,而后从之。”孔子这些话,说的都是行动比说话重要。言多易生浮相,沉默方为金玉。当言则言,适可而止;不当言则不言,袖手旁观为上。却又无须做老好人,凡事唯唯,呆若木鸡。长此以往,人以为无用。与朋友相处,调笑无忌,全由性情,亦无大碍;与同事相处,插科打诨,油滑轻薄,终非得体;与上司相处,但观眼色,曲意逢迎,弄臣嘴脸,人所不齿。不必在口舌伶俐上下工夫,而应在腹中经纶上多用心。巧言令色幸得一时之利,沉默讷言可为长久之用。

9 不可跟同事太密。

同事以公谊为妥,唯谨慎于私交。同事亦多称兄道弟者,不过逢场作戏,切勿当真去了。哪怕此刻倾心相谈,难保明日不为路人。利害攸关,友情自在云泥。王维有诗云:“白首相知犹按剑,朱门先达笑弹冠。”说的便是出入公门的达官贵人,相交白头都在相互提防。世人世事,徒叹奈何。于公而论,同事过从太密,难免蝇营狗苟,沆瀣一气。此风轻则拉帮结派,排除异己,互植私党;重则朋比为奸,窃权谋利,误公害民。同事亦确有肝胆相照者,仍需君子之交淡如水。淡则长久,过密易疏。《论语》有载:澹台明灭非公事不访上司于私室,此为古君子之风,大可引为典范。

10 不可盛气凌人。

居上宜宽,宽则得众。苛刻暴戾,必成独夫。虽可强权压人,终不使人久服。人在屋檐下,低头不得已。他日得意时,视你为仇雠。酷虐必养谄佞,贤能敬而远之。子曰:“君子不重则不威。”重为庄重,不是自命贵重;威乃威严,绝非八面威风。然多有人寸权在握,即大耍派头,威风凛凛,招人惧恨。倘为高官,则装点敦厚假门面,盛气凌人于无形。一旦人去,必致骂声塞巷;倘若落井,定会下石如雨。盛气凌人者,未必全为官员,平常之公职,亦有不可一世之流。上司面前装孙子,百姓面前充老爷。成日耀武扬威,嘴脸形同恶奴。这种人,通常充为临阵赤膊,绝不会委以大用。

11 不可钩心斗角。

权力场上,常有争斗。或明或暗,风波不止。得胜者扬眉吐气,失意者切齿生恨。然而,争斗得胜必结仇怨,难保他日不为人算。今日占了上风得意扬扬,说不定明日乾坤颠倒。更何况,权力场上的争斗,未必都有胜负之决,极有可能两败俱伤。世事本难公允,不可较之锱铢。每逢任事用人,总有埋怨人不如己者。子曰:“不患人之不己知,患不知人也。”人多看不见别人的长处,也难看见自己的短处。哪怕自己真的才能过人,也未必命该担当大任。不如君子成人之美。和则利公利己,乱则公私俱损。与人厚道相处,不唯在升迁任用之关口,亦在乎平素过从之点滴。人前不必阿谀,人后切勿诋毁。抬人实是抬己,损人自会损己。多扬人善,多积口德,自有福报。然亦不必流于圆滑,逢人只一个好字。遇着可与诤言者,则当面畅怀直言。但劝诫只在私室,不宜宣于人前。若遇上司做纳谏状,则需慎之又慎。引蛇之鉴未远,对上不可轻言批评。

12 不可轻慢傲岸。

人需有诚恳虔敬之心,常人当如此,官人更当如此。古人讲究官仪官威,为使百姓怕惧。今天仍想吓唬百姓,实是不识时务。有的人,花纳税人的钱,充纳税人的爷。百姓若有抗拒,竟以刁民辱之。倘若诉之法律,则被侮为喜讼。抱怨百姓不服管束,既是庸碌无能之论调,又是居高临下之狂语。倘若不以牧民者自居,不以公民为子民,境界必为之一新。古时民智愚钝,遇官战栗。今天再耍官派,民众视之不屑。为官者给别人以尊严,实是给自己以尊严。

13 不可荒疏本业。

读书之人,多有本业。一旦从政为官,多同本业无缘。旷日持久,便把本业丢尽。是为大忌!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。做官罢官,无非一纸。今日裘马洋洋,明日恓恓惶惶。倘若手头有真功夫,不怕流落到没饭吃。人最靠得住的本事,也许就是童子功。哪怕顺水顺风,不荒本业也大有益处。人有专业背景,且能日新其学,又能推及其余,不成饱学博闻之士,亦会有逾越他人之处。若有福气擢为专业对口之官员,则成专家型领导,上下青眼相看。于公于己,善莫大矣。

14 不可轻易写书。

庙堂之上皆书生,善舞文弄墨者众。但真写得好文章的,实则凤毛麟角。能写几句文章,又卓有创见者,则更是寥若晨星。倘偶有片言付梓,好事者阿言几句,立即云里雾里,俨然文曲下世,实是轻浮。哪怕真是文章锦绣,亦须抱朴守拙。眼红者有之,嫉妒者有之,寻事挑刺者有之。好好做事才是正经,纵然文比司马,亦需存乎于心。文章自有人写,且由他人写去。况且有人不写文章倒罢了,写了文章反知腹内草莽。这种人若有权在手,身边必有点头哈腰的崇拜者,越发让人看笑话。子曰:“行有余力,则以学文。”孔子是说为君子者,做好了分内的事,倘有多余的能力,才可以在文字上用些心。千古圣训,应当铭记。且如今时世大变,哪怕做好了分内的事,也不必急急地写文章去。


15 不可不思退路。

勇者善进,智者知退。然天下谋进者多,愿退者少。贪位恋栈,已为常病。须知福祚无边,人有竟年。全福之人少有,好处不可占尽。叫人搬掉椅子,不如自己腾出椅子。风光处谢幕最是明智,黯然时离身难免凄凉。为官艰辛,善始不易,善终尤难。若有隐衷在迩,必埋远因于前。萍末微澜,大风豫焉。身退须先心退,智莫大于止足。未能止足,心不退而身必不欲退;倘不得已而退,或心有不甘,或不得全身。万花丛中过,一叶不沾身。唯有止足,进亦不险,退亦无忧。

王跃文

2010年6月于长沙咸嘉新村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3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