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黑咖啡的博客

真情,真实,真我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和三个女人的对话(二)  

2012-08-03 08:19:03|  分类: 观(读)后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哈哈,今天一早,他们俩就开路了,老公组织单位员工去拓展,捎带上俺家狗狗。好兴奋啊,一个人两天,该怎么安排呢?昨晚,第一时间给好友短信,安排见面。

    最喜欢毕淑敏,因为她丰富的阅历,因为她研究心理学,因为她悲天悯人(介个三个人都有),因为她的丰满让人有亲近感。龙应台毕竟阅历与我们有很大差别,有疏离感。于丹,顺风顺水,空中楼阁吧。 

    分别摘几段三位女作家的精彩文字吧。

    毕淑敏我就此出发,没有人送行。我启程源自梦想,去看这颗星球的胸围有多大?去看吹拂五大洲的风是湿软还是罡烈?去看深鼻凹目的古代外国人,残留下多少等待拜谒的废墟?去看从热带到寒带树的叶子可有多少变化?去看海水在国界的这一这和国界的那一边,可有色彩的不同?去看风暴的咆哮哪里最响?去看月亮的圆润哪里最甚?看我不说话,只凭笑容,能否理解不同民族的人彼此的善意?

    关于环球游,我很喜欢“和平号”的一句广告词--这是一趟“触摸地球素颜之旅”。

  素颜,顾名思义,就是没有化过妆的地球吧。城市,就是地球浓妆艳抹粉饰过的大痦子,污染的河流,是地球浑浊的汗水,失去绿色的大地,是地球的累累伤痕。让我们看看地球干净的眼眸,让我们摸一下地球苍白的额头,让我们听听地球微弱的心跳吧。
    写佛拉明戈舞:压抑的愤怒乔装打扮,把一种搏斗和抗争,乔装打扮成了杂耍。 

    有哪个民族敢于把自己的哀伤和幽愤,化成带血的舞步呢?

    只有饱经战乱和欺侮同化的地区。

    各种民族、宗教和势力,如同最细密的篦子,反复梳理过这片土地,连一点渣滓都不肯放过。如果说什么地方有最复杂的血缘和最斑斓的文化,当属南欧。所以,这里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,也有着这个世界上最悲怆的舞步。

    探戈的真谛是什么呢?

    导游说,是警觉。高度的警觉。两个人,又不是夫妻,既要彼此调情求欢,又要防着突如其来的变故,不敢有一时一刻的大意。不放松,绷着,总是东张西望,眼神里要透出极度的不安全感,随时准备一拍两散,逃跑,这才抓住了精髓。


    龙应台:譬如你说你特别看重你和朋友同侪相厮守相消磨的时光。我不反对。人生,其实像一条从宽阔的平原走进森林的路。在平原上同伴可以结伙而行,欢乐地前推后挤、相濡以沫;一旦进入森林,草丛和荆棘挡路,各人专心走各人的路,寻找各人的方向,那推推挤挤的群体情感,那无忧无虑无猜忌的同侪深情,在人的一生中也只有少年期有。离开这段纯洁而明亮的阶段,路其实可能愈走愈孤独。你将被家庭羁绊,被责任捆绑,被自己的野心套牢,被人生的复杂和矛盾压抑,你往丛林深处走去,愈走愈深,不复再有阳光似的伙伴。到了熟透的年龄,即使在群众的怀抱中,你都可能觉得寂寞无比。 

    “老” ,其实就是一个败坏的过程,你如何用智慧去处理败坏?你问我的问题,是所有宗教家生死以赴的大问啊,我对这终极的问题不敢有任何答案。只是开始去思索个人的败坏处理技术问题,譬如昏迷时要不要急救,要不要气切插管,譬如自身遗体的处置方式。这些处理,你大概都会在现场吧--要麻烦你了,亲爱的安德烈。

    面对儿子问她死了以后希望人们怎么记得。她这么答“安德烈,想象一场冰雪中的登高跋涉,你和菲利普到了一个小木屋里,屋里突然升起熊熊柴火,照亮了整个室内,温暖了你们的胸膛。第二天,你们天亮时继续上路,充满了勇气和力量。柴火其实已经灭了,你们带着走、永不磨灭的,是心中的热度和光,去面对前头的冰霜路。谁需要记得柴火呢?柴火本身,又何尝在乎你们怎么记得它呢? 
    可是我知道你们会记得,就如同我记得我逝去的父亲。有一天,你也许走 在伦敦或香港的大街上,人群熙来攘往的流动,也许是一阵孩子的笑声飘来,也许是一株紫荆开满了粉色的花朵在风里摇曳,你突然想起我来,脚步慢下来,又然后匆匆赶往你的会议。那时我化入虚空已久。遗憾的是,不能像童话一样,真的变成在上的星星,继续俯瞰你们的后来。可是,果真所有有爱的人都变成了天上的星星继续俯瞰----哇,恐怖啊。不是正因为有最终的灭绝,生命和爱才如此珍贵,你说呢?”
于丹对话泽道法师

    当下之人为何显得浮躁呢?根本原因就是小聪明太多,而没有大智慧,没有找到生命的价值和人生意义。有形的物质需求满足之后,无形烦恼和纠结又涌上心头,情感得不到慰藉,心灵无所依托。有形和无形,有限和无限,理想和现实,该如何统一,如何得到升华?很少人去思考。

    佛学常提到“无常”这个概念。一切都是无常的。世事变化莫测,瞬息无常,以六根对外界的六尘,都不够圆满,除了这些,自己还需要培养一颗独立于天地之间,物化之外的心。

    人应该有理想,有寄托,有信仰,或者培养一种良好的志趣。信仰可以有很多形式,可以信仰一种宗教,也可以信仰一句话,比如“发展是硬道理”或“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”。情趣也有很多种,譬如阅读、品茶、弹琴、练习字画,都可以是一种精神寄托。无论你信仰什么,或者培养了什么志趣,内心都会得到一种调整,都会从有限向无限发展。信仰是无限的,艺术也是无限的。人烦恼无助时,把心寄托给它,有什么痛苦,就可以与它对话了。

    人们惯常的看法认为,人之所以有烦恼,是由于欲望的饥渴。其实,每个人都有欲望,问题的关键是,这个欲望用什么来满足。你可能需要一部车子来装满它,可能要有一栋别墅来填充它,需要某种社会地位来衬托它。这些都是有形的,有形的必然都是有限的,但你的欲望是无穷的。用有限的资源去满足无穷的欲望,这个沟壑永远无法填满。所谓“欲壑难平”,就是这个意思。
    反之,用无穷的欲望攫取有限的资源,人永远都在失望之中,所以大多数人就缺乏幸福感。幸福是一种感觉,但这个感觉是有基础的。基础是什么呢?就是需要先解决生存的问题,满足动物性的基本需求。人关于生活、生命、生死层面上的问题是无底的。幸福指数是物质与精神的统一平衡。
    是否有真正持久的幸福呢?有!就是你的能力能够配合你的欲望,满足你的欲望。一旦不配位,力不从心,烦恼就会跟随而来。这时,即便有一亿资产也不会幸福,因为心中的欲望是两亿。得到了两亿,同样也不会幸福,因为欲望变成了五亿。可是越往上越艰难,赚到五亿的几率越来越小,而且你的能力、智慧和福报都无法给你支持了。

    想上上不去,想退又退不出,上上下下,几经折腾,屡战屡败,信心受挫,内心充满烦恼和苦闷。宁静才能致远。宁静也是资源,要根据自己的能力、智慧以及各种福德因缘,重新定位自己。多做减法,少做加法。将超速的念头和多余的欲望控制住。知足就是欲望与能力的均衡。
    彻底消除欲望是违背人性的,但欲望可以用理性去控制和判断,把修养提升上来,将欲望降下来,让二者在一个适当的地方相逢。人如何不思进取,不奋斗,不努力,势必会辜负自己,辜负这个时代。进取与知足看似矛盾,实则是统一的。关键是如何达到一个平衡。幸福感就是一种平衡。

和三个女人的对话(二) - 黑咖啡 - 黑咖啡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3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